近七成收益“破3”清盘频发 宝宝类基金遭遇“新资产荒”压力

首页

2018-10-29

洪小棠占据公募基金市场过半江山的货币基金,正在面临收益持续下行的情况。 经济观察报记者统计发现,截至2018年10月18日,接近七成的货币基金收益破3,即7日年化收益率不足3%。

另一方面,近年来规模不断扩容的货币基金,也出现清盘高峰。

今年以来,遭遇清盘的货币基金数量也创下了历史新高,达到14只(A、B类份额分开计算)。

记者发现,不少已经清盘的货币基金都具有较明显的机构大比例持有特征,该类基金的清盘亦与委外机构的撤退有关。 在记者采访的多位基金业内人士看来,当下货基收益率走低的背后,是资管新规落地、金融业去杠杆、股市深度调整、货基规模的不断扩容等因素带来的新资产荒。 机构定制货基退潮近些年来,货币基金以其通常为4%甚至5%的收益和便利的流动性,深受投资者喜爱。

尤其在A股市场剧烈波动和持续下行期间,货币基金更是成为资金涌入的重要选择。 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8月底,我国境内共有基金管理公司119家,管理的公募基金资产合计万亿元。 其中,货币基金的规模达亿元,占据%。

不过,今年以来,货币基金的收益却在频频走低,10月份以来更是出现大规模破三的情况。 经济观察报记者统计Wind数据发现,截至10月18日收盘,649只仍在运营的货币基金中(A、B类份额分开计算,下同),7日年化收益率低于3%的货币基金已达437只,占比高达%,平均七日年化收益率仅为%,较去年同期的%下跌了121个BP(基点,一个基点即%)。

其中部分货基的收益下降颇为明显,例如中信建投货币A截至10月18日的7日年化收益仅为%,同比下降达个BP。

部分货基在收益下降的同时规模也出现了下滑。 例如,截至10月18日,7日年化收益率同比下降BP达个的嘉实现金宝,其今年中报规模较去年底减少了%,缩水比例达%。 收益下行的同时,今年以来,货币基金的清盘数量也达到历史高峰。 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发现,今年以来共有不少于14只货币基金选择清盘,而在2017年,这一数据仅为5只。

上述已清盘货基中,不少在清盘前经历了规模的大幅锐减。

例如8月23日结束托管的泰达宏利京天宝B,早在去年底时资产净值尚为亿元,而今年中报时规模已经归零;西部利得天添益货币B去年年报规模为亿元,而今年中报时仅为亿元,该基金也于8月14日完成清盘。 如此大规模的货基清盘与规模消散,与机构定制基金的大退潮不无关联。

记者统计发现,今年以来清盘的9只货币基金在去年年底时,除安信保证金的机构持有比例为%外,其余8只基金的机构持有比例均在%以上。 中欧骏益的机构持有比例甚至高达100%,同期持有人户数为241户。 事实上,上半年多只规模大幅锐减的货基也存在机构户数占比例较高的现象。 统计显示,上半年共有19只货基规模缩减超过100亿元,其中12只的机构持有比例超过80%,且户数少于500户。

记者采访了解到,机构定制货基的退潮很大程度上是资管新规进一步遏制委外业务的结果。 资管新规对嵌套投资的种种限制,不断遏制银行的委外业务,进而削减银行在各种定制基金上的投入,货币基金显然也受到了影响。

一家非上市股份制银行资产负债管理部人士对此认为。

对银行来说,定制货基可能能够有税优、账户便利透明性、低交易成本等优势,但要考虑的是货基最终的投向还是以同业存单为主的银行体系。

北京一家大型券商公募基金分析师指出,这等于银行的表内外资金正在委托基金购买银行体系的负债,无疑是资金空转,因此资管新规遏制银行定制货基并不是没有意义的。 遭遇新资产荒货基收益下降的原因来自于多个方面,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发现,今年以来股票市场信心不足的走低、下半年降准等货币政策转向宽松信号的出现,以及影子银行去杠杆提速、银行体系受制于坏账率而出现风险偏好的下降带来的一场新资产荒等因素,是当下货基收益下降的主因。

资产荒的概念起始于2015年底-2016年初,彼时常用于描述银行委外配置盘投资标的的缺乏,而如今的新资产荒背景,与此前则有一定的相似性。

股票市场下行压力的加大,进一步提升市场的避险需求与货基总规模。 因为A股的市场风险还在发酵,熊市没有走完前,很多闲置资金都进入了货基来观望,不少机构都希望坐等市场估值进一步下跌再出手,这种集体行为造成了货基市场中的流动性陷阱,资金的空转现象也越来越严重。

北京一家大型券商策略分析师表示。 数据似乎也是对上述观点的印证,统计发现,收益的普降下滑并未影响货基市场整体规模的持续扩张。

记者计算发现,今年上半年上述649只统计口径内的货基合计规模增加万亿元。 与此同时,银行系统因坏账率提高、风险偏好下降带来的新资产荒也在给货币基金收益带来压力。 由于信用风险事件频发,坏账率正在走高,而为了保证资产质量银行则会出现风险偏好下降的惜贷现象,但是宏观层面的准备金和其他调节政策却在宽松。

前述基金研究员表示。

现在银行体系内的流动性很好,但体系外是缺钱的,而体系内的钱出不去,只能在里面空转,进而影响到货基的收益。 更多业内人士认为,货基收益下行的主因,仍然是资管新规下去杠杆所致。

去杠杆的背景下,同业存单的供需不断增加,而同存收益则持续下滑。 前述股份行人士坦言,货基很多时候都是投资于同业存款,同业存款收益下降显然将波及到货基。 上一篇:下一篇:相关搜索:。